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美國“二戰”名將、巴頓將軍的搭檔布萊德雷將軍評價說:麥克阿瑟“那神話般的尊嚴被損害了。赤色中國人愚弄了這位一貫正確的‘軍事天才’,可是麥克阿瑟現有的能力和力量根本斗不過在朝鮮的中國指揮官彭德懷?!?

【本文為作者陳輝向察網的投稿】

背  景

聯合國公布的戰報:美軍傷亡26萬左右;韓國軍隊傷亡114萬左右;中國軍隊傷亡65萬左右;北朝鮮軍隊傷亡40萬左右。

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彭德懷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后來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麥克阿瑟“聯合國軍”總司令、美利堅合眾國最高軍銜——五星上將。

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1898年9月10日,彭德懷誕生在湖南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這一年麥克阿瑟已經18歲,第二年他考入美國的“將軍搖籃”——西點軍校,23歲以總分第一的成績走出軍校大門,取得了該校25年來的最高學分——98.14分。與彭德懷相比,麥克阿瑟還有一個美國駐菲律賓軍事總督中將的父親阿瑟·麥克阿瑟,而彭德懷的父親只是一個農民:

【“我6歲讀私塾,讀過《三字經》、《論語》、《大學》、《百家姓》。8歲時母死、父病,家貧如洗,即廢學。”】

這是彭德懷生前留下的一段文字。1956年英國元帥蒙哥馬利到中國訪問時,問彭德懷:

【“您是哪個學院畢業?”】

彭德懷說:

【“我只讀過兩年書。”】

蒙哥馬利說:

【“我明白了,通過你我明白了一個國家,一個古老的民族是怎樣獲得新生的。”】

出身、學歷、家境,彭德懷與麥克阿瑟天壤之別。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麥克阿瑟成為赴歐洲領兵作戰的師參謀長、師長。1918年2月,在與德軍的作戰中,榮獲十字軍功章,并創記錄地獲得了7枚銀星獎章。“一戰”結束后,1919年麥克阿瑟成為西點軍校最年輕的校長。28歲成為最年輕的美國陸軍準將。這期間,彭德懷于1916年3月加入湘軍,在湖南陸軍第2師3旅6團1營1連當二等兵,1922年6月考入湖南陸軍軍官講武堂,第二年8月畢業后回6團1連任連長。1927年9月,彭德懷在湘軍中晉升團長,先后參加過北伐戰爭和軍閥之間的幾場小規模戰役、戰斗,沒有太大的建樹。與此時戰功顯赫的美國準將和西點軍校校長麥克阿瑟相比,彭德懷顯然沒有優勢。

1928年是彭德懷人生的轉折點。這一年擔任湘軍團長的彭德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領導和率部參加了平江起義,脫離了舊軍隊,加入了中國工農紅軍。先后任紅5軍軍長、紅3軍團軍團長、抗日先鋒軍司令員、紅軍前敵總指揮,參加了中央革命根據地的5次反“圍剿”和長征。特別是這長征路上,彭德懷戰功卓著,毛澤東曾寫詩頌揚:

【“山高路險溝深,騎兵任你縱橫,誰敢橫刀勒馬,惟我彭大將軍。”】

此時的麥克阿瑟也很輝煌,他1928年擔任駐菲律賓美軍司令,1930年50歲的麥克阿瑟任美國陸軍參謀長,被授四星上將,是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陸軍參謀長。在任期間,他主張和領導實現了美國陸軍從騾馬化到機械化的轉變。1936年麥克阿瑟當上了菲律賓陸軍元帥。一個美國軍人當了外國元帥,在美國他是第一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彭德懷任八路軍副總指揮、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指揮過“百團大戰”和對日寇的大反攻作戰。此時的麥克阿瑟走上了軍事生涯“黃金期”,“二戰”中,麥克阿瑟在菲律賓率領2萬美軍和11萬菲軍與11萬日軍精銳進行了大血戰,由于弱不抵強,后繼無援,麥克阿瑟吃了敗仗。但麥克阿瑟臥薪嘗膽,東山再起。1945年麥克阿瑟率部殺回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把日軍打得靈魂出殼,報了一箭之仇。此后,他擔任西太平洋地區盟軍陸??杖娝玖?,1945年9月2日,麥克阿瑟在“密蘇里號“軍艦上代表美國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

在中國解放戰爭中,彭德懷先后擔任過西北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解放軍副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司令員,指揮過延安保衛戰及進軍西北的多次重大戰役。1945年到1951年麥克阿瑟擔任美國駐日本占領軍司令,成為戰后日本的最高統治者。

參加過兩次世界大戰,當過“將軍搖籃”西點軍校的校長,擔任過駐菲美軍司令和菲律賓元帥,美國陸軍最高指揮官,又有幸成為戰后美國駐日本的最高統治者。麥克阿瑟在世界戰爭舞臺上,叱咤風云,名聲顯赫。而此時的彭德懷在中國戰場雖然頗有名氣,但在世界上還鮮為人知。

綜上所述,麥克阿瑟走的是一條“富貴”的軍人之路:出身軍人世家、就讀名牌軍校、統領世界裝備最優良的軍隊、到世界戰場錘煉、任職世界各國占領區;而彭德懷走的是一條“貧窮”的軍人之路:家境貧寒、學歷不高、游擊戰起家、在鳥槍土炮的軍隊里任職、始終沒有離開過中國戰場。

正是在這樣不同的經歷和背景下,中美兩國將帥開始在朝鮮戰場交手了。

朝鮮戰爭的“仁川登陸戰”是麥克阿瑟軍事生涯的最高輝煌。

朝鮮戰爭之初,朝鮮人民軍所向披靡,韓國軍隊一敗涂地,朝鮮統一指日可待。

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危難時刻,麥克阿瑟力挽狂瀾,他力排眾議,決定把登陸地點選擇在沿岸海堤高、海潮落差大、有外島屏護,被專家一致認為“最不適合登陸”,但距漢城僅32公里的有極大登陸價值的仁川港。他利用朝鮮人民軍主力90%都集中在南部的形勢,在半島中部西海岸實施登陸,攔腰一刀,斬斷人民軍細長脆弱的補給線,合圍其于半島南部,從而徹底扭轉戰局。

1950年9月15日,麥克阿瑟利用人民軍后方兵力空虛,指揮7萬多美軍,在500架飛機、260多艘軍艦的配合下,實施了仁川登陸,將人民軍攔腰斬斷,使人民軍腹背受敵,朝鮮戰局發生逆轉。

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在北朝鮮面臨亡國之際,彭德懷率領志愿軍出現在朝鮮戰場,經過4次戰役,大敗麥克阿瑟統領的17國軍隊。經過四個回合的較量,歷史已經不會再給麥克阿瑟機會了。美國當權者已經失去對麥克阿瑟軍事上的信任。后來,麥克阿瑟又與杜魯門總統在是否擴大朝鮮戰爭問題上產生了巨大分歧。

1951年4月11日15時,美國總統杜魯門事先沒有通知麥克阿瑟,通過新聞媒體宣布解除了麥克阿瑟盟軍總司令、“聯合國軍”總司令、遠東陸軍總司令的職務,此命令立即生效。

各國軍事家對麥克阿瑟與彭德懷的用兵特點作出了如下評價:

世家軍事家公認麥克阿瑟用兵有四大特點

一是“跳蛙戰術”。這種戰術就是通過占領前方基地,有計劃地測算轟炸機前進路線,每前進一個階段,都以一個機場為目標,作為第二個進程的墊腳石。當航空線向前推進時,在新建的空軍機場掩護下,海軍又獲得了海上交通線。這樣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向前延伸,就如同跳蛙在前進。“二戰”中,麥克阿瑟擔任西南太平洋地區盟國武裝部隊總司令時,把這種“跳蛙戰術”幾乎貫穿了整個西南太平洋戰爭始終,成為他的主體戰術,把日寇打得無可奈何。

二是以詐制勝。麥克阿瑟在戰術運用上的另一個特點是“不攻示之以攻,因勢用詐制勝”,也就是善于以假象牽著對方鼻子走。每當他選擇好攻擊目標后,便想方設法按照自己的意圖去調動對手,或似攻非攻,或聲東擊西,對方一旦入甕,則立即大刀闊斧地奪取攻擊目標。

三是“抽薪斷糧”。麥克阿瑟用兵善于攻擊對手的補給線,切斷后勤運輸和補給,從而達到以小的代價取得大的勝利。1943年2月28日,日軍由8艘運輸艦組成龐大船隊向萊城和薩拉莫阿戰略要地運送軍備物資,船隊由8艘驅逐艦上的7000多名陸戰隊員護航,麥克阿瑟動用400多架飛機襲擊了船隊,日軍陸戰隊員大都喪生魚腹,給養、軍需用品、彈藥全部沉入大海,萊城和薩拉莫阿輕取而勝。在整個新幾內亞戰役中,麥克阿瑟指揮盟軍的飛機、魚雷快艇、潛艇摧毀日軍大約8000艘艦船和其它運輸工具,使日軍補給增援陷入癱瘓。

四是出奇制勝。麥克阿瑟在軍事上敢于冒險,善于出奇制勝,別人不敢想的他敢想,別人不敢為的他敢為,對日戰爭中他多次以險仗制勝,以出奇制勝,朝鮮戰爭中的仁川登陸也是他出奇制勝的杰作。

彭德懷用兵的特點是: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善于各個擊破;正面進攻和兩翼迂回相結合,斷敵后路,多路圍殲;游擊戰配合正面戰,善打近戰、夜戰,陣地防御與機動防御相結合。此外,彭德懷用兵從不墨守常規,總是根據不同的對手、不同戰場、不同的環境,改變戰法,勝不驕,敗不餒。

陳輝: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也就是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第一回合的較量,麥克阿瑟損兵折將一萬五。

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麥克阿瑟敗的更慘,彭德懷指揮志愿軍共消滅了“聯合國軍”3.6萬余人,其中美軍2.4萬余人,解放了朝鮮首都平壤,“聯合國軍”敗退到“三八線”以南地區,徹底扭轉了朝鮮戰局,被世界軍事家稱之為經典戰役。

毛主席高興地稱贊

【“彭德懷同志很能打硬仗、惡仗,他這次運用得更大膽,是用兩個軍迂回,四個軍突擊,雙層包圍,尾追堵殲,打敗了美國所謂王牌騎兵師,又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跡。”】

“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的威望一落千丈。

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麥克阿瑟失去了韓國首都漢城。當時美聯社報道,美軍第8集團軍向“三八線”潰逃時,潰不成軍,拼命奪路而逃。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驅車到前線視察潰逃的軍隊,被向南撤退的一輛南朝鮮軍卡車撞翻喪命。

美國陸軍助理參謀長馬修·李奇微接任第8集團軍司令官。他利用兩天時間視察了美軍、英軍、南朝鮮軍,會見了前線的軍長、師長,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我沿途遇到了一些士兵,與他們進行了交談,聽取了他們的不滿意見。從他們的身上我也深深感到,這是一支驚慌失措的軍隊,對自己、對領導都喪失了信心,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老是盼望著早日乘船回國。”】

麥克阿瑟和他設在日本的東京總部也是如此。麥克阿瑟總部的一位情報官詹姆斯·波爾克上校在給妻子的信中指出

【“總司令部的人都情緒消沉,我想現在整個自由世界都是如此。幾天前,戰爭眼看就要以一次偉大的勝利而結束,但是現在,誰也看不到它的盡頭了。情況真是糟透了。”】

第三次戰役失利后,南朝鮮軍拼命地跑,英軍拼命地跑,美軍也拼命地跑。李奇微后來在他的回憶錄中,描述了他的部隊狼狽逃竄的情景:

【“他們沒有秩序,沒有武器,沒有領導,完全是在全面敗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乘著各種征用的車輛逃到這里的。他們只有一個念頭——逃離中國軍隊愈遠愈好。他們扔掉了自己的步槍和手槍,丟棄了所有的火炮、迫擊炮、機槍以及數人操作的武器。”】

彭德懷指揮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朝鮮人民軍的配合下,一鼓作氣占領了南朝鮮首都——漢城。中朝軍隊將麥克阿瑟的戰線從“三八線”推進到三十七度線附近,向前推進了80至110公里,共殲敵1.9萬余人。

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也就是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第四回合的較量,使麥克阿瑟損兵折將7.8萬余人,無奈地被杜魯門總統解職,告老還鄉。從此,那個叼著玉米芯煙嘴、握著曲柄手杖、佩帶五顆上將銀星的麥克阿瑟從軍事舞臺上消失了。在廣播里聽到解除職務消息后,歷經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麥克阿瑟沒有暴跳如雷,他摟著夫人珍妮說:“我們終于要回家了。”1964年4月5日,被疾病折磨得骨瘦如柴的一代名將麥克阿瑟在美國離開了人世。

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蘇聯駐朝鮮大使兼軍事顧問拉佐瓦耶夫 與彭德懷發生巨大意見分歧,斯大林正確地處理了這一戰場上的戰略問題,給拉佐瓦耶夫發電說:東方有天才的軍事家,彭德懷是久經考驗的統帥,東方戰場一切聽彭的指揮。彭德懷是當代的天才的軍事家。很快斯大林就把拉佐瓦耶夫調回國了。

“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對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相當佩服。他認為,志愿軍是由各個野戰軍“拼湊”組成的一支軍隊,有很多弱點,但彭德懷在朝鮮把他的軍隊帶得很好。“我必須承認:彭德懷是一個資質很高的敵人,我們不是在和一個容易被打倒的對手作戰。”

朝鮮戰爭后,各國軍事家對麥克阿瑟與彭德懷的交鋒做了這樣的評價

【“麥克阿瑟頭一次領略了彭德懷有別于它國的用兵之道,感到異樣、新鮮、詭異、莫名。”“麥克阿瑟和他的部隊遇上了一個全新的對手,他對對方出手的方式、動作、時機、戰術運用、火力特點和謀略運籌都不適應,無所適從。”“彭德懷以全新的戰略戰術給麥克阿瑟等美國將軍上了一堂他們銘刻終生的軍事課。過去對麥克阿瑟一向仰之彌高的美國將軍們這一次真切地看到了麥帥灰暗的臉色。”】

美國“二戰”名將、巴頓將軍的搭檔布萊德雷將軍評價說:麥克阿瑟“那神話般的尊嚴被損害了。赤色中國人愚弄了這位一貫正確的‘軍事天才’,可是麥克阿瑟現有的能力和力量根本斗不過在朝鮮的中國指揮官彭德懷。”

【陳輝,新華社原北京軍區支社社長,高級記者,大校軍銜,獲新華社“十佳記者”榮譽。撰寫出版了《世界王牌敗兵錄》《沙場淘金百戰歸》(上下冊)《軍旗下的鐵甲雄師》、《軍旅歲月拾零》(一至五集)等9部專著,在國內外發表新聞作品2000余篇。新聞和文學作品先后獲得國家“五個一”工程獎、第一屆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聞獎一等獎、第三屆中國報告文學大獎賽一等獎、伊拉克戰爭報道獎、國家抗震救災報道獎等50余個獎項,新聞作品收入國家語文課文。先后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4次,獲國防服役金質獎章;簡歷被收入《中國專家大辭典》和《二十一世紀人才庫》;作品被收入《中華文庫收藏作品名典》?!?/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世界對朝鮮戰場雙方指揮官彭德懷與麥克阿瑟的評論——論洗刷百年國恥的抗美援朝戰爭(八)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899645.tw/history/202006/58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