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談談北京疫情源頭調查中兩個奇怪的發現

不管是武漢和北京這兩次疫情如出一轍的狀況,還是在北京疫情源頭調查當中的奇怪發現,都使得人為投放造成疫情的嫌疑越來越大。不管武漢和北京這兩次莫名其妙的疫情爆發是不是人為投放的,我們都必須得做好防范人為投放病毒的準備。否則的話,如果總是頻繁莫名其妙地爆發大規模疫情,那么無論對于中國的經濟還是社會心理恐怕都是很難承受的。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鹿野:談談北京疫情源頭調查中兩個奇怪的發現

近日來,北京疫情爆發震動了全國,僅8天就新增確診183例。專家也在疫情的中心新發地等地進行了一些追溯源頭的調查,結果卻有了兩個非常奇怪的發現。

第1個令人感到奇怪的發現是,在新發地等地環境當中發現的病毒樣本非常龐大,如果是自然流行的話,需要非常長的時間才能積累這么龐大的病毒量。因此,中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推測,要么是病毒像余則成一樣學會了潛伏,長期不傳染,再到一定時間內突然傳染。要么是北京在四月底五月初就已經有了大量病人,只不過一個多月后才發現:

【全國政協今天(6月16日)來滬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機制開展專題調研,會上,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出,最新研究發現新冠病毒眼下掌握了一項新技能,就是學會了潛伏,特別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下隱藏自己,需引起警惕。
高福首先打了一個比喻,他認為這個病毒學會了電視劇《潛伏》里的余則成,就是到了一個地方,會在一些陰暗潮濕、污染的環境里潛伏下來,這是大家沒有想到的。
高福說:“(新冠病毒)會在一些陰暗潮濕、比較污染,不好的環境潛伏下來,這是大家沒有想到的,潛伏下來以后,在一定時間內再突然暴露給好多人,北京這次很可能不是6月初, 5月底才出現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個月,這里面已經有好多無癥狀感染或者輕型病人,才使得能在環境里能有那么多的病毒,這是我們現在的推測,還需要進一步驗證,但是確實從防控的角度(要做出)提醒)。”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病毒或可在陰暗潮濕環境內"潛伏”
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20-06-17/doc-iircuyvi8954324.shtml

但是,這兩種推測都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的:要是病毒可以像余則成一樣在環境當中潛伏很長時間,那么為什么不繼續潛伏下去,而突然在同一時間大規模暴露傳染呢?要是說北京一個月之前就已經有了大量病人,那么其他地區都是只有個別病例就迅速被發現,北京的防控只會比其他地區更嚴格,怎么卻一直發現不了,直到積累到一個相當龐大的數量才發現呢?

第2個更令人感到奇怪的發現是,病毒屬于歐洲類型(歐洲類型嚴格地說也包括美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就曾指出,“歐洲的不代表來自歐洲國家,歐洲的概念是廣泛的,包括要跟美國病毒毒株進行分析”),但是跟歐洲當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別,它比現在歐洲流行的病毒要老。病毒病所所長助理張勇對此也做出了兩種推測,也就是病毒要么潛伏在進口的冷凍食品當中沒有變異,要么潛伏在農產品市場的環境當中變異緩慢,所以才導致病毒毒株很古老:

【確定病毒流行時間的早晚,目前主要采取的是基因組流行病學的方法。“首先對病毒的全基因組進行測序,測序后運用生物信息學的分析方法,把不同的病毒放在一起,看哪個病毒突變的更多,變化更多的一般是進化更新后的病毒,突變少的更接近原始的病毒,它流行的時間也就更早,年齡也就更老。當然,這都是些通俗的說法。此外還有一些具體的算法是通過數學模型來推算。”劉軍介紹說。
“從基因組流行病學的初步研究結果看,這個病毒是從歐洲來的,但是它跟歐洲當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別,它比現在歐洲流行的病毒要老。”至于病毒究竟是怎么進來的?張勇分析說:“這其中涉及到好幾種可能性。比如病毒潛伏在了進口的冷凍食品當中,在從境外到境內的整個存儲、運輸的期間,病毒由于被冷凍沒有發生進化,所以它不會發生變異;也有可能病毒是在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等陰暗潮濕的環境里潛伏下來,沒有被消毒、滅菌,在一定時間內突然暴露感染人,導致進化速度變慢,最終我們看到的就是這些毒株更接近于歐洲老病毒。”
三進新發地,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發現了什么?_頭條_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http://www.ccdi.gov.cn/toutiao/202006/t20200618_220376.html

但是,這兩種推測同樣有很多令人疑惑的地方。最突出的一點是,新發地進口的眾多受污染的農產品總不會是同一時間同一批次,進口完了以后又長期保存,再放到同一時間一起出售的吧?否則不管是潛伏在環境中還是潛伏在冷凍食品中,只要農產品是分批次陸陸續續進口,又陸陸續續出售的,那么病毒就大概率是有老有新,有的已變異有的尚未變異,怎么會都是古老型病毒呢?

不過,假如病毒是某些網友猜測的那樣屬于人為投放的話,那么北京疫情源頭調查中這兩個奇怪的發現就非常好解釋了:

如果要是人為投放,那么絕不可能只投放一丁點病毒在環境當中,否則很有可能因為消毒殺菌等意外因素造成投放失敗。只有在極短的時間內投放數量相當龐大的病毒,才能確保疫情一下子聚集性爆發,難以控制。而上述新發地市場的環境當中存在非常龐大的病毒樣本,和北京的嚴密監控下也長期沒有發現病人,一開始發現就是大規模聚集性感染等情況,是與此高度吻合的。

同樣,如果要是人為投放,那么絕不可能是把正在流行的最新鮮的病毒投放進來。因為從采集研究病毒樣本,到突破中國設置的層層防線把病毒帶進來,再到最后找一個合適的時機,既能大量投放病毒而又能不被人關注,是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的。因此人為投放的病毒必然是古老的版本,要比在外國現在流行的病毒缺了一段進化時期。這和現在在疫情調查當中發現的“病毒屬于歐洲類型,但是跟歐洲當下流行的病毒又有一定差別,它比現在歐洲流行的病毒要老”等情況,同樣是高度吻合的。

事實上,筆者在以前的文章當中分析武漢疫情源頭就曾經多次指出過以武漢為中心的中國新冠疫情明顯不同于自然情況下傳染病發展的一般規律:

【就傳染病發展的一般規律來說,病原體的發展演變是需要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的。要先從“只能感染動物不能感染人”變異到“可以感染人但不能人傳人”,然后再變異到“有限人傳人”,最后才能變異成“快速持續人傳人”。要是從“只能感染動物不能感染人”在極短的時間內一下子變異成“快速持續人傳人”,那就不是病毒而是神仙了。
因此,絕大多數的新型傳染病都是在“不能人傳人”或者“有限人傳人”的階段就發現了,如果要是在“快速持續人傳人”階段才發現,那也往往不會是集中于一個地區而是多點開花。像這次爆發階段才發現,而且集中于武漢一個地區大爆發的情況,在自然條件下發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blockquote>

而這次北京疫情爆發的情況和武漢如出一轍,再加上上述兩個奇怪的發現,無疑進一步加重了人為投放的嫌疑。

在這里筆者還想順便說一下,由于公知的常年炒作,幾乎一提“人為投放”、“生物戰”等等,就會被罵“陰謀論”,這其實嚴重束縛了我們看待問題的視角。

嚴格意義上來說,在調查任何事件時,都應該先設想人為的可能性,而絕不能把所有的人為可能都斥之為“陰謀論”。比如說,一個人莫名其妙的死了,公安機關的調查的時候就絕對不應該根本不考慮他殺的可能,直接定性為自殺或意外,把他殺都說成是“陰謀論”。否則的話,是很難查清案情真相的。

因此,我們在看待這一類問題時,本來就應該先從人為的可能去調查,排除人為的可能之后再考慮自然因素或意外。事實上,很多說不清楚的事件本來就是人為的可能性最大,方向找對了,調查起來就會很順利。

像筆者在以前的文章當中談到過,在抗美援朝時期,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患上了傳染病,中國馬上就懷疑是美國的生物戰,結果組成專家組調查之后果然如此。后來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之后,駐聯合國的一名外交官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中國方面第一時間就懷疑是投毒,美國方面卻說“年輕人猝死很正常”,“可以排除他殺可能”,中國堅決反對并且表示如果不行就回國驗尸,最后美國也不得不承認的確是投毒造成的死亡。諸如這樣的事還有很多很多……

相反,如果調查的方向找錯了,不僅很難查清結果,而且很容易再次出現嚴重的損失。比如在武漢剛爆發疫情時,中國專家不僅不懷疑人為投放,甚至根本不懷疑境外輸入,而是直接認為是中國本土野生動物造成的,結果不僅在輿論上很被動,而且也沒能阻止北京重蹈覆轍。直到這一次北京再度出現和武漢初期一樣的情況之后,中疾控中心首席專家吳尊友才不得不承認,當初把矛頭指向了野生動物很可能是搞錯了:

【聯合調查組又對市場很多地方進行環境采樣,采樣的結果和病例結果放在一起分析,污染比較嚴重的地方還是水產和牛羊肉大廳。去年年底,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第一個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當時懷疑市場賣野生動物,矛頭指向了野生動物,因為那個市場野生動物和海鮮在一起。北京的調查結果聯系到武漢的結果,為我們揭開謎底提供了方向。初步分析,賣海鮮溫度低、濕度大,有可能適合病毒存活。至于為什么這里會成為傳播中心,還需要進一步分析。
吳尊友:賣水產的感染人數相對較多 發病時間早_騰訊新聞
https://new.qq.com/omn/20200618/20200618A0HHZ800.html

這當然不是說,這次北京的疫情和上次的武漢疫情,就一定是人為投放造成的,因為畢竟現在還沒有特別確鑿的證據。筆者只是希望,在調查疫情源頭當中,不要簡單地否認甚至完全不考慮人為投放的可能性。

而且正如上面所分析的,不管是武漢和北京這兩次疫情如出一轍的狀況,還是在北京疫情源頭調查當中的奇怪發現,都使得人為投放造成疫情的嫌疑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還根本不考慮人為投放的可能恐怕就更不合適了。

有人可能擔心,考慮人為投放的可能是否會讓美國等西方國家不高興或者加強對中國攻擊,其實個人認為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因為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一貫特點就是欺軟怕硬。像伊朗在疫情爆發之初就說是美國人為投放的生物武器,俄羅斯也不斷強調要關注美國生物實驗室,但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卻很少指責這兩個國家對疫情負有責任,反而始終把攻擊的重點放在開始時并沒有考慮疫情可能來自境外的中國身上。

更何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不管武漢和北京這兩次莫名其妙的疫情爆發是不是人為投放的,我們都必須得做好防范人為投放病毒的準備。否則的話,如果總是頻繁莫名其妙地爆發大規模疫情,那么無論對于中國的經濟還是社會心理恐怕都是很難承受的。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北京疫情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899645.tw/politics/202006/58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