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長城內外:談談王振華的底線

鐵的事實證明,“絕對不碰16周歲以下的少女”根本就不是王振華“底線”。像王振華這樣的,做事根本就是毫無底線。

【本文為作者望長城內外向察網的投稿

望長城內外:談談王振華的底線

經過兩天、16小時的庭審,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于6月17日下午公布了對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王振華猥褻兒童案作出的當庭判決,判處王振華有期徒刑五年。判決結果公布后,原、被告雙方均對結果表示不滿。

6月18日,王振華的辯護律師陳有西在聲明中稱,王振華已提起上訴,“請求二審判決他無罪”。

陳有西還告訴《中國慈善家》雜志:王振華喜歡找年輕漂亮女性嫖宿是他的錯,對他進行治安處罰當然是應該的,不能說他沒有問題。

【“王振華當然有錯,他嫖娼的‘主觀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歲以下的少女絕對不碰,這是他的底線。”】

好一個“底線”!那么,這究竟是什么樣的底線呢?

所謂“底線”,一般是指“最低的限度”。“做人的底線”則是指為人處事的最起碼的要求。

陳有西說王振華喜歡找年輕漂亮女性嫖宿,“但他16周歲以下的少女絕對不碰,這是他的底線。”這里就產生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王振華的這個“底線”值得炫耀嗎?

在如今社會上,一些名人常常喜歡說“這是我做人的底線”,以表白和炫耀自己道德的高尚。如果說真的如陳有西所說,“16周歲以下的少女絕對不碰”是王振華的底線,那么,王振華的這個“底線”值得炫耀嗎?

我記得,從小父母和老師就告訴我們:不做損人利已的事,不做違法亂紀的事,不做傷風敗俗的事,這是做人的最起碼的要求。那時候還沒有“底線”這個說法,現在看來,“做人最起碼的要求”就是“做人的底線”。

可是現在,陳大律師卻告訴我們說,“不嫖16周歲以下的少女”,這就是曾經的全國勞模、政協委員王振華的“底線”,這實在是太毀三觀了!

我覺得,這種“底線”,一是太可笑,就象惡狼把不吃小羊作為“底線”一樣可笑,因為世界上哪有不吃小羊的惡狼?二是太可憐,就象野狗把不吃老鼠屎作為“底線”一樣可憐,因為這條野狗已經到了除了老鼠屎什么屎都可以吃的地步;三是太可恥,就象土匪把不殺年輕女票作為“底線”一樣可恥,因為他即使拿不到贖金,也可以發泄一下獸欲。

由此可見,王振華的“底線”是嫖客的底線。

第二個問題,難道這真的就是王振華的 “底線”嗎?

事實已經證明,“絕對不碰16周歲以下的少女”根本就不是王振華“底線”。

首先,被害人就是王振華叫同案犯周燕芬找來的。

據媒體報道,周燕芬承認自己曾長期給王振華提供女性,不過以前都是成年女性。這次在案發當天,王振華給周燕芬許諾10萬元,讓她帶一個小女孩到他的房間去,事成后將錢打給她。沒想到,周燕芬帶了兩個小女孩過來,一個9歲,一個12歲。于是王振華就讓周燕芬將12歲女孩帶去逛街。在房間,他侵犯了9歲女孩。案發后,9歲女孩哭著將此事告訴12歲女孩,一直說王振華是“大色狼,大流氓”。

這里就產生了兩個問題:(一)如果不是王振華的要求,周燕芬怎么會給王振華一次帶來兩個小女孩?(二)如果王振華的底線是“絕對不碰16周歲以下的少女”,那么,他看到周燕芬帶來兩個女孩后,為什么要叫周燕芬把12歲的女孩帶去逛街,而單單留下那個9歲的女孩?這個情況說明:王振華的犯罪完全是有預謀的。

其次,連王振華自己都承認對被害人實施了猥褻行為。

據警方的審訊記錄,王振華幾次的口供前后不一致,一會兒說我從來沒有碰她,一會兒說我摸了她的腿,一會兒又說抱抱她。

據被害人代理律師回憶,王振華當庭陳述自己只是摸摸孩子、抱抱孩子,不承認被害人處女膜破裂與自己有關。陳有西在隨后的聲明中稱,王振華在偵查、審查起訴、法庭審理階段始終否認猥褻幼女。

什么叫“猥褻”?按照有關部門的解釋,所謂猥褻,是指以刺激或滿足性欲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實施的淫穢行為,包括對他人的摳摸、舌舔、吸吮、親吻、摟抱、手淫等行為,不包括性交行為。但是對男性的猥褻是可以包括奸淫行為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

【“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處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猥褻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聚眾或者在公眾場合猥褻他人的。
猥褻兒童的,依照前兩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根據《刑法》規定,猥褻罪是指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違背男性女性或者兒童的意志,強制猥褻男性女性或者兒童,并且情節嚴重的構成犯罪,對猥褻兒童的要從重處罰。

此外,非直接身體接觸猥褻行為也可認定構成猥褻兒童罪。2018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了第十一批指導性案例,對檢察機關辦理性侵、虐待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案件進行辦案指導。該批指導案例分別是駱某猥褻兒童案,齊某強奸、猥褻兒童案以及于某虐待案。在駱某猥褻兒童案中,被告人駱某以虛假身份在QQ聊天中對13歲女童小羽進行威脅恐嚇,迫使其自拍裸體圖片傳送給其觀看。辦理該案過程中,審判機關采納了檢察機關抗訴意見,認定駱某已構成猥褻兒童罪(既遂),依法應當從重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該指導案例進一步明確了通過網絡通訊工具,實施非直接身體接觸的猥褻行為與實際接觸兒童身體的猥褻行為具有相同的社會危害性,可認定構成猥褻兒童罪(既遂)。

由此可見,即使只是如王振華自己所承認的“摸過和抱過孩子”,也已構成了猥褻兒童罪。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何兵在接受《中國慈善家》記者采訪時表示,該案定性“猥褻”沒有問題。由于該案涉及隱私,受害人不可能把案子細節在網上公開,沒辦法對外說太多。這就是說,雖然王振華只承認自己“摸過和抱過孩子”,但他是如何“摸”的,警方已向被害人作過了解,只是由于涉及個人隱私,不能把細節向社會公開。

鐵的事實證明,“絕對不碰16周歲以下的少女”根本就不是王振華“底線”。像王振華這樣的,做事根本就是毫無底線。

有的法律專家分析認為,王振華及其律師在法庭為自己進行無罪辯護,并在一審宣判后馬上提出上訴,可能有兩個考慮:一是對沖輿論和受害方對二審法院的壓力,防止二審加重判決;二是對外表明“他沒干”的態度,來挽救自己的名聲。

但無論二審法院如何判決,也無論王振華及其律師如何挽救自己的名聲,鐵的事實已經證明,王振華根本就是毫無底線!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王振華 猥褻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899645.tw/politics/202006/58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