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磊:“價值”是馬克思捏造出來的東東? ——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之一)

晚近以來,用“價值與價格不一致”來否定價值的客觀性,依然是否定勞動價值論的學者所秉持的基本論據。有人甚至以“現象之后根本不存在別的事物”的“現象學”理論為依據,指責馬克思對本質的追問是“沒事找事”。我認為,對于這些指責,馬克思主義學者不應當視而不見,更不應當熟視無睹。

【本文為作者趙磊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趙磊:“價值”是馬克思捏造出來的東東? ——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之一)

(一)解題

這是系列博文的第一集。

本文的副標題“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正是系列博文要討論的命題。

對于沒有問題意識的讀者而言,看到這個副標題或許會比較頭大:

——“價值范疇”,什么東東?

——啥叫“何以”?

——“客觀”又咋地,“不客觀”又咋地?

沒有專業知識結構的讀者頭大是必然的。問題是,即便是具有專業知識的學者,也未必就不頭大也。

比如,在看了我最近寫的系列科普博文后,以追求“吹糠見米”為最高境界的學者就不高興了:

【“什么‘政治經濟學的實證性’,什么‘勞動異化’,整天琢磨這些純理論,有意思嗎?”】

鄙視理論的現實主義者給我的建議是:

【“你給大家講講眼前發生的故事好不好,比如三文魚嘴巴里隱藏秘密啊,西邊兒邊界上的綜合格斗啊……”】

理論究竟有幾個“意思”,不是這里要討論的問題。

關心三文魚的嘴巴和綜合格斗的結果,當然很有必要。

但既然是追求“吹糠見米”,那么對純理論的“吹糠”工作,總還是需要有人來做吧?

至于能否讓鄙視理論的現實主義者立馬“見到米”,只有天曉得咯。

我先解釋一下博文的命題:“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

“馬克思”,千年偉人,不用我介紹;

“范疇”,是指用來確定某種或某類事物本質屬性的基本概念——諸位把它理解成最一般的“概念”,也行;

“何以”,就是“憑什么”的意思;

“價值范疇”,就是指馬克思用來確定商品本質屬性的基本概念。

本博文命題的意思是:在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中,價值這個范疇究竟有沒有客觀實在性?

(二)任務和目的

為什么該命題的尾巴有一個問號?

因為有人認為,價值范疇是馬克思用辯證法憑空捏造出來的東東。

也就是說,價值這個范疇究竟是真實的客觀存在呢,還是馬克思捏造出來的東東——這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趙按:這讓我想起了一個真實的故事。某著名經濟學家在課堂上講經濟動態分析時說:“馬克思不靠譜,一會兒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一會兒生產關系又影響生產力,這還怎么構建模型?”這再次說明,若不懂得辯證邏輯,就根本理解不了《資本論》。

同志們,這個問號很有些年頭了。

早在100多年前,庸俗經濟學的老前輩龐巴維克紳士,就興奮無比地發明了這個大問號。

打那以后,這個被稱之為“龐巴維克質疑”的大問號,就成了抽打馬克思的大鋼鞭。

對于“龐巴維克質疑”這一類的問號,恩格斯在世時已經做過相當深刻的批判。

盡管這根大鋼鞭早已銹跡斑斑,可不知為什么,它至今仍是“現代經濟學”否定馬克思勞動價值論的經典教義——由此可見“現代經濟學”的長進實在是不大。

本系列博文的任務,是再給“現代經濟學”的經典教義添點兒堵;其目的,是給那些被“龐巴維克質疑”帶進溝里的讀者做一些科普。

(三)問題導向

本系列博文的問題導向在于:

自龐巴維克以來的庸俗經濟學家,以價值與價格“不一致”為由,斷言馬克思憑空捏造出了勞動價值論以及價值范疇,譏諷勞動價值論“是以精細的虛構哲學的外衣出現” 的東東。

針對有關價值與價值形式 “不一致” 的指責, 我提出了 “價值不能直接量化” 的命題(參拙文:《“不能量化”證偽了勞動價值論嗎?》,載《政治經濟學評論》2017年第4期)。

討論這個問題的究竟有沒有現實意義?有!

晚近以來,用“價值與價格不一致”來否定價值的客觀性,依然是否定勞動價值論的學者所秉持的基本論據。

有人甚至以“現象之后根本不存在別的事物”的“現象學”理論為依據,指責馬克思對本質的追問是“沒事找事”。

我認為,對于這些指責,馬克思主義學者不應當視而不見,更不應當熟視無睹。

為什么馬克思主義學者必須正視這些指責呢?因為在否定勞動價值論的各種觀點中,有一個不容回避的基本理由:

既然價值與價格不一致,那么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又在哪里呢?

換言之,價格這個范疇是人人都能感知到的真實存在,而價值這個范疇卻并不是人們能夠感知到的真實存在。

進而言之,馬克思說的那個價值不僅似云似霧、神秘兮兮,而且與客觀存在著的價格在數量上也不能一致。

總之,價值的客觀實在性究竟在哪里?這個問題不僅是西方經濟學的思維方式難以理解的困惑,也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辯證思維必須面對的質疑。

這也是本博文的問題導向之所在。

(四)基本結論

基于此,本文圍繞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展開了六個具體問題的討論:

第一,價值對象性;

第二,兩種價值量;

第三,波函數坍縮與價值測量;

第四,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

第五,“社會過程” 與 “價值決定”;

第六,現象學并未否定追問本質。

我先把博文的基本結論告訴性急的讀者:

(1)馬克思對價值對象性的分析,為人們理解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指明了正確的方向和路徑。

(2)在馬克思分析的兩種“價值量”中,以勞動時間為單位的“價值量”是定性意義上的“價值量”。

(3)與量子力學測量波函數會導致 “波包塌縮”一樣, 經濟學試圖直接用勞動時間來測量價值是不可能的,但是,對價值做定性意義上的數學分析和測量不僅是必要的,也是科學的;

(4)“價值決定”從結構和關系的向度,充分呈現了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

(5)價值范疇的客觀實在性貫穿于“價值決定”的社會過程之中,“價值決定”的真實過程是一個先于理論描述的客觀過程。

(6)雖然現象學拒斥現象與本質的二分法,但卻并不否認對本質的追問。胡塞爾“現象學還原”的三個步驟,就是對本質的追問過程。

接下來,我將分別向讀者展開上述結論的分析過程。

————

特別說明:本系列博文來源于拙文《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發表在《社會科學輯刊》2020年第3期)。此處轉發時,加了三級標題,補充了文字說明,并略去了引文出處和注釋。如需確認,煩請核對原文。

(未完待續)

【趙磊,西南財經大學《財經科學》編輯部常務副主編,教授,博導】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趙磊:“價值”是馬克思捏造出來的東東? ——馬克思的價值范疇何以客觀(之一)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899645.tw/theory/202006/58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