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銘:從《共產黨宣言》看恩格斯對創立和堅持、發展馬克思主義的貢獻——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恩格斯與馬克思不約而同地叩響真理的大門,共同創立了唯物史觀;與馬克思共同創建共產主義者同盟并為之起草黨綱。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繼續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他概括了“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并根據實踐的檢驗論證了其真理性。他進一步總結巴黎公社經驗,發展了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運用摩爾根的研究成果和馬克思的批注發展了史前社會理論和階級斗爭理論;針對把唯物主義歪曲為“經濟唯物主義”的現象,闡述了“相對獨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發展了唯物史觀;提出馬克思的世界觀不是教條而是指南,確立了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準則。當代中國共產黨人學習馬克思主義,必須學習恩格斯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堅決反對把恩格斯和馬克思的思想割裂開來的錯誤觀點,堅決反對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并以此來否定馬克思主義的錯誤觀點。

田心銘:從《共產黨宣言》看恩格斯對創立和堅持、發展馬克思主義的貢獻——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2020年是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2018年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發表170周年。這年4月,習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宣言》時,闡述了《宣言》的重大理論貢獻和深遠影響,要求全黨同志學習《宣言》,堅持《宣言》的科學原理和科學精神。同年5月,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

【“向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宣示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的堅定信念。”[1]】

在這兩次講話中,習近平多次提到恩格斯的名字,多次引用恩格斯的論述。他號召:

【“我們要繼續高揚馬克思主義偉大旗幟,讓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人類社會美好前景不斷在中國大地上生動展現出來!”[1]】

恩格斯是馬克思“最親密的同志和合作者”,[2](P50)是馬克思主義的創立者之一,又對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做出了永載史冊的重大貢獻。我們學習馬克思主義,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必須學習恩格斯。

在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之際,本文謹以《宣言》為中心,就恩格斯對創立馬克思主義的貢獻以及他在馬克思逝世后對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貢獻作一些討論。

一、恩格斯同馬克思一起創立了馬克思主義

1895年恩格斯逝世后,列寧寫了悼念文章《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概述并高度評價了恩格斯光輝的一生。他寫道:

【“歐洲無產階級可以說,它的科學是由這兩位學者和戰士創造的。”“恩格斯總是把自己放在馬克思之后,總的說來這是十分公正的。”[2](P58)】

這些論斷準確評價了恩格斯在創立馬克思主義科學世界觀中的地位和作用。

《宣言》是馬克思主義問世的標志。習近平用“偉大著作”和“偉大事件”評價《宣言》及其崇高歷史地位:

【“《共產黨宣言》的問世是人類思想史上的一個偉大事件,《共產黨宣言》是第一次全面闡述科學社會主義原理的偉大著作”。[3]】

隨著《宣言》的發表,馬克思主義猶如壯麗的日出,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恩格斯同馬克思一起創作這一偉大著作的光輝業績,集中體現了恩格斯協助馬克思,共同創立科學世界觀、實現人類思想史上偉大變革的歷史性貢獻。

1.恩格斯與馬克思共同創立了唯物史觀

唯物主義歷史觀是貫穿《宣言》并構成其核心的一個基本思想。習近平說:

【“《共產黨宣言》以透徹而鮮明的語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觀,即唯物史觀”。[3]】

19世紀40年代,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寫作《宣言》之前已經逐步形成并比較系統地闡述了唯物史觀。沒有唯物史觀的先期形成,就沒有《宣言》的問世。

1859年,當馬克思經過15年的研究,在《政治經濟學批判。第一分冊》中發表自己創立的政治經濟學成果時,他在該書序言中回顧了自己研究政治經濟學和得出唯物史觀的經過,對唯物史觀做出了精辟表述,然后寫道:

【“自從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批判經濟學范疇的天才大綱(在《德法年鑒》上)發表以后,我同他不斷通信交換意見,他從另一條道路(參看他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得出同我一樣的結果。當1845年春他也住在布魯塞爾時,我們決定共同闡明我們的見解與德國哲學的意識形態的見解的對立,實際上是把我們從前的哲學信仰清算一下。這個心愿是以批判黑格爾以后的哲學的形式來實現的。”[4](P592-593)】

這一批判的成果,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識形態》。恩格斯也曾多次深情地回憶馬克思和他共同創立唯物史觀的這一段歷史。他說:

【“我們兩人早在1845年前的幾年中就已經逐漸接近了這個思想。”[4](P14)】

恩格斯1842年11月離開德國來到英國工業中心曼徹斯特,從這時起到1844年8月的21個月中,他深入工人住宅區進行實地調查,繼而根據親身調查和廣泛收集的資料,寫作了《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于1845年春出版。這本闡述了工人階級的階級地位和歷史使命的著作表明,恩格斯已經“從另一條道路”得出了同馬克思一樣的結果,接近了唯物史觀。1844年2月恩格斯的《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等兩篇論文在馬克思和盧格主編的《德法年鑒》上發表。因為這篇“天才大綱”,恩格斯同馬克思不斷通信。馬克思后來說:

【“《大綱》中已經表述了科學社會主義的某些一般原則。”[5](P491)】

1844年8月,恩格斯從英國回德國途中來到巴黎,拜訪馬克思。他們彼此了解到“我們在一切理論領域中都顯出意見完全一致,從此就開始了我們共同的工作”。[6](P232)恩格斯在巴黎逗留期間,同馬克思一起擬定了《神圣家族》一書的大綱,合寫了該書序言,完成了他所分擔的幾個章節。他們合寫的這部著作初步闡述了唯物史觀的一些重要思想,“奠定了革命唯物主義的社會主義的基礎”。[2](P56)當恩格斯1845年春天遷往布魯塞爾,再次同馬克思會見時,馬克思已經“大致完成了闡發他的唯物主義歷史觀的工作”,于是他們著手“詳細制定這種新形成的世界觀”,[6](P232)合作撰寫《德意志意識形態》。正是這部著作“第一次比較系統地闡述了歷史唯物主義基本原理”,[1]為《宣言》的寫作做了理論上的準備。

我們回顧歷史可以看到,恩格斯與馬克思在同一時期沿著不同的路徑走到歷史潮流的前頭,不約而同地叩響了真理的大門,因理論觀點完全一致而走到了一起,進而在親密的合作中共同創立了唯物史觀。唯物史觀這一偉大發現主要是由馬克思做出的,但恩格斯也是其共同創立者之一。

2.恩格斯與馬克思一起創建共產主義者同盟并起草其黨綱《宣言》

馬克思主義既是科學的理論,又是人民的理論。它是在工人階級作為獨立政治力量登上歷史舞臺的社會條件下,在工人運動的實踐中誕生的,是人類科學思想發展與工人運動實踐相結合的產物?!缎浴肥邱R克思和恩格斯為共產主義者同盟起草的“理論和實踐的黨綱”,[4](P5)所以它的發表既在思想理論方面開創了人類思想史上的一個新時代,又在社會實踐方面宣告了世界上第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的國際性無產階級政黨的誕生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興起。恩格斯對創立馬克思主義的重要貢獻,集中體現在他與馬克思共同創建共產主義者同盟并為之起草黨綱的歷史業績之中。

馬克思在他1880年5月寫的、由保·拉法格署名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法文版前言》中說: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是當代社會主義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blockquote>

這篇文章簡要記載了恩格斯和馬克思應邀參加正義者同盟并使其“放棄了秘密團體慣用的形式,變成國際性的共產主義者同盟”,以及1847年在同盟在倫敦召開的國際代表大會上“馬克思和恩格斯被委托起草《共產黨宣言》”的歷史。[5](P491-492)在此之前,馬克思在1860年寫的《福格特先生》一書中對這段歷史有過詳細說明。[①]恩格斯1847年11月23—24日寫給馬克思的信、1847年寫的《共產主義信條草案》和《共產主義原理》,以及后來寫的《關于共產主義者同盟的歷史》(1885年),兩篇《卡爾·馬克思》(1869年、1877年)、《馬克思,亨利希·卡爾》(1892年)等著作,也為我們留下了珍貴的了解這一段歷史的第一手資料。

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前身正義者同盟成立于1836年。從正義者同盟改造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到同盟解散這個時期,恩格斯稱之為國際工人運動的“光輝青年時代”。[6](P227)正義者同盟原來是德國流亡者的秘密組織,后期有一些其他國家的人員參加,成為國際性組織,其重心從巴黎轉移到倫敦。其成員主要是手工業工人,他們“還不是真正的無產者”,但是“正在向現代無產階級轉變”。他們已經能夠“本能地預料到自己未來的發展”,因而能夠組織成為一個無產階級政黨,但是還沒有充分的自覺性。手工業者舊有的成見對他們“成為一種障礙”,[①]其“社會學說很不確定”。[6](P231-232)馬克思說,同盟的學說“經歷了法、英兩國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以及它們的德國變種(例如魏特林的幻想)所經過的各種變化”。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當時對構成同盟學說的“那種英、法兩國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同德國哲學這二者的雜拌兒進行了無情的批判”。[7](P464-465)

恩格斯在1885年回顧共產主義者同盟的歷史時說,馬克思和他在40年代形成自己的共產主義世界觀后,雖然也認為“有義務科學地論證我們的觀點”,但“同樣重要的是,爭取歐洲無產階級,首先是爭取德國無產階級對我們的信念”。因此,“我們決不想把新的科學成就寫成厚厚的書,只向‘學術’界吐露”,而是深入政治運動中,“同有組織的無產階級建立了廣泛的聯系”。[6](P233)1847年,他們建立了布魯塞爾德意志工人教育協會,在工人中宣傳科學共產主義思想。恩格斯1843年在倫敦認識了正義者同盟的領導人沙佩爾等人,沙佩爾建議他加入正義者同盟。恩格斯拒絕了這個建議,但是他和馬克思與這個同盟的盟員經常保持聯系,密切交往,“我們通過口頭、書信和報刊,影響著最杰出的盟員的理論觀點”。[6](P234)這些工作促使同盟內部成員特別是倫敦指導者發生了變化,越來越明白“過去的共產主義觀點,無論是法國粗陋的平均共產主義還是魏特林共產主義,都是不夠的”。[6](P235)實踐的發展,也促使他們離開德國的“真正的社會主義”,越來越“認識到馬克思和我的新理論是正確的”。[6](P235)1847年春,約瑟夫·莫爾受正義者同盟委托,到布魯塞爾和巴黎邀請馬克思和恩格斯參加同盟,并改組同盟。1847年6月在倫敦舉行正義者同盟第一次代表大會。恩格斯代表巴黎各支部參加大會,直接參加了大會文件的起草和審議工作,保證了大會按照馬克思和恩格斯所主張的原則形成正確的決議。馬克思派威·沃爾夫代表布魯塞爾支部參加大會。會上首先進行了同盟的改組,按照恩格斯的倡議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會上討論的由恩格斯手書的同盟綱領《共產主義信條草案》提出并且回答了“共產主義者的目的是什么”“什么是無產階級”等22個問題,提出了“廢除私有財產,代之以財產公有”[8](P 374)。會議擬出的同盟章程在會后交付各支部討論,然后于1847年11月底到12月初在倫敦召開了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馬克思和恩格斯參加了這次大會。1847年11月23—24日,恩格斯在赴倫敦開會前夕給馬克思寫信商討參會事宜,他說:

【“這次代表大會肯定是決定性的,因為這一次我們將完全按照我們自己的方針來掌握大會。”[9](P55)】

信中討論了后來寫作的《宣言》的名稱、內容和形式。恩格斯談到了他寫的《共產主義信條》和《共產主義原理》,建議采用《共產主義宣言》作為文本的名稱。他寫道:

【“請你把《信條》考慮一下。我想,我們最好不要采用那種教義問答形式,而把這個文本題名為《共產主義宣言》。因為其中或多或少要敘述歷史,所以現有的形式完全不合適。”[9](P55-56)】

信中說,他帶去了自己草擬的《共產主義原理》,并說明了其中的主要內容和論述的順序。我們閱讀這封信以及《共產主義原理》,同《宣言》相對照,可以明顯地看到,恩格斯這些前期成果對《宣言》的起草做出了貢獻。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的章程提出了“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口號,在第一條規定“同盟的目的”是“推翻資產階級專政,建立無產階級統治,消滅舊的以階級對立為基礎的資產階級社會和建立沒有階級、沒有私有制的社會”。[10](P572)大會委托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起草一篇宣言,把黨的基本原則規定下來并公諸于世。1848年1月底,馬克思把《宣言》手稿寄往倫敦。2月,《宣言》在倫敦出版,從此傳遍了全世界,宣告了馬克思主義新世界觀的問世。恩格斯說,《宣言》的“基本思想完全是屬于馬克思一個人的”,[4](P9)“《共產黨宣言》(1848年在倫敦出版),基本上也是他的著作”。[11](P409)我們看到,《宣言》誕生的歷史也清楚地顯示了,恩格斯是“現代無產階級的兩位偉大導師之一”。[2](P53)

二、以《宣言》為中心看恩格斯在馬克思逝世后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和發展

《宣言》發表后,恩格斯和馬克思一起堅持和發展了他們創立的科學理論。

1848年2月下旬,幾乎是在《宣言》出版的同時,法國二月革命爆發,歐洲革命風暴興起。共產主義者同盟中央1848年3月3日通過決議,“授權盟員卡爾·馬克思在目前實現中央對同盟一切事務的領導”。[10](P586)恩格斯與馬克思一起投入革命風暴之中。恩格斯和馬克思在40年的共同奮斗中,一邊組織和領導工人運動,一邊總結實踐經驗,開展理論研究,闡述并不斷發展自己的科學理論。對于他們在1848年革命后“繼續共同創立科學社會主義”的工作,列寧做了簡明概括。他指出,其成果“在馬克思方面,是當代最偉大的政治經濟學著作《資本論》,在恩格斯方面,是許多大大小小的作品。”“馬克思致力于分析資本主義經濟的復雜現象。恩格斯則在筆調明快、往往是論戰性的著作中,根據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歷史觀和經濟理論,闡明最一般的科學問題,以及過去和現在的各種現象。”[2](P57)對于《資本論》這部最偉大的著作,恩格斯也做出了重要貢獻。恩格斯在馬克思逝世后從事整理和出版《資本論》第2卷和第3卷的艱巨工作,“替他的天才朋友建立了一座莊嚴宏偉的紀念碑,無意中也把自己的名字不可磨滅的銘刻在上面了”,所以列寧說:

【“這兩卷《資本論》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的著作”。[2](P58)】

列寧指出:

【“在他的朋友卡爾·馬克思(1883年逝世)之后,恩格斯是整個文明世界中最卓越的學者和現代無產階級的導師。”[2](P51)】

本文以下圍繞《宣言》討論恩格斯在1883年馬克思逝世后對馬克思主義的堅持和發展。

1.根據新的實踐檢驗并堅持《宣言》提出的基本原理

在寫作《宣言》25年后,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寫道:

【“不管最近25年來的情況發生了多么大的變化,這個《宣言》中所闡述的一般原理整個說來直到現在還是完全正確的。”】

他們同時指出:

【“這些原理的實際運用,正如《宣言》中所說的,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blockquote>

因此,《宣言》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沒有特別的意義”。[4](P5)在這里,他們提出了《宣言》的“一般原理”這個概念,并將其同“這些原理的實際運用”區分開來了。這一區分對于后來的馬克思主義者深刻理解和正確對待《宣言》提出的基本原理具有重要意義。這里所說的“一般原理”,我們今天通常表述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究竟什么是《宣言》中所闡述的“一般原理”呢?恩格斯后來做出了回答。

在馬克思逝世后由恩格斯一個人署名的《宣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提出了“貫穿《宣言》的基本思想”這一概念,并概括為三個要點。其一是,“每一歷史時代的經濟生產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其二是,“(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全部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其三是,“這個斗爭現在已經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即被剝削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永遠擺脫剝削、壓迫和階級斗爭,就不再能使自己從剝削它壓迫它的那個階級(資產階級)下解放出來。”[2](P9)5年后,恩格斯在為《宣言》1888年英文版寫的序言中重申了這些觀點,并進一步稱之為“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2](P14)筆者認為,這就是對《宣言》所闡述的“一般原理”的明確概括。這些基本原理,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多部著作中得到了充分闡述?!缎浴方沂玖耍荷a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生產方式是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矛盾在階級社會中表現為階級斗爭,階級斗爭是階級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資產階級社會階級斗爭發展的必然結果是,無產階級實現自己的使命,用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最后消滅一切階級,進入無階級社會。[12]

恩格斯不僅概括了“構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而且運用實踐經驗檢驗、論證了其真理性。1845年春,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寫道:

【“人的思維是否具有客觀的真理性,這不是一個理論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的問題。人應該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理性”。[13](P500)】

這里提出的實踐是檢驗認識真理性的標準的思想,對于《宣言》的基本原理也是適用的。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關于《宣言》的一般原理“完全正確”的論斷,是以25年來的實踐為依據得出的結論。

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在為《宣言》寫的多篇序言中,把《宣言》發表以來的歷史同國際工人運動的歷史結合在一起考察,用《宣言》指引下工人運動的成就證明了《宣言》的科學真理性和崇高歷史地位。他提出:

【“《宣言》的歷史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著現代工人階級運動的歷史。”[4](P13)】

1848年《宣言》出版時,所謂社會主義者,一方面是指各種空想社會主義體系的信徒,另一方面是指形形色色的社會庸醫。當時工人中還流行著粗陋的空想的共產主義。“而在1887年,大陸社會主義已經差不多完全是《宣言》中所宣布的那個理論了。”[4](P21)蒲魯東主義和拉薩爾主義也“已經奄奄一息”。[4](P20)《宣言》已經“無疑是全部社會主義文獻中傳播最廣和最具有國際性的著作,是從西伯利亞到加利福尼亞的所有國家的千百萬工人的共同綱領”。[4](P21)1848年《宣言》發出“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號召時,“響應者還是寥寥無幾”。而在1864年,“大多數西歐國家中的無產者已經聯合成為流芳百世的國際工人協會了”。[4](P22)1890年5月1日,恩格斯在這一年出版的《宣言》德文版序言中興奮地寫道:

【“今天我們寫這個序言的時候,歐美無產階級已在檢閱自己第一次動員起來的戰斗力量”,“全世界的無產者現在真正聯合起來了”。[4](P22)】

工人中的社會主義運動越擴大,對《宣言》的需求就越增大,因此,根據《宣言》用某國文字發行的份數,“可以相當準確地判斷該國工人運動的狀況”。[4](P23)國際工人運動的發展是在《宣言》指引下取得的成果,因而是對《宣言》基本原理科學真理性的證明。

恩格斯依據新的實踐對《宣言》基本原理科學真理性的論證不限于《宣言》的序言,他還在其他多篇著作中論述了這個問題。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是1851年至1852年寫的總結法國革命經驗、評述1851年12月2日路易·波拿巴政變的重要著作。33年之后的1885年,恩格斯在為該書第3版寫的序言中指出,馬克思最先發現了重大的歷史規律,“在這部著作中,他用這段歷史檢驗了他的這個規律,即使已經過了33年,我們還是必須承認,這個檢驗獲得了輝煌的成果。”[4](P469)《關于共產主義者同盟的歷史》是恩格斯在1885年為馬克思的著作《揭露科隆共產黨人案件》德文第3版寫的引言。恩格斯在回顧了同盟的歷史后寫道,“同盟在1847年到1852年所代表的學說”,曾經被庸人看作“狂人囈語”,看作“幾個孤單的宗派分子的秘密學說”,“現在,這個學說在世界一切文明國家里,在西伯利亞礦山的囚徒中,在加利福尼亞的采金工人中,擁有無數的信徒”。[6](P246)1887年,恩格斯在為自己的著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美國版寫的序言即《美國工人運動》一文中,引用《宣言》中的論述重申了關于無產階級政黨宗旨和策略的規定,然后寫道:

【“這就是現代社會主義的偉大創始人卡爾·馬克思,還有我以及同我們一起工作的各國社會主義者40多年來所遵循的策略。結果是這個策略到處都把我們引向勝利”。[6](P324-325)】

毛澤東說:

【“馬克思列寧主義之所以被稱為真理,也不但在于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等人科學地構成這些學說的時候,而且在于為爾后革命的階級斗爭和民族斗爭的實踐所證實的時候。”[14](P292-293)】

人類認識發展規律告訴我們,1848年《宣言》發表時,它所提出的新世界觀是不是真理的問題,是沒有完全解決的。來自實踐的理論還要回到實踐中去,在經受實踐檢驗后才能作為科學真理確立起來。因此,恩格斯在馬克思逝世后根據實踐的檢驗闡明《宣言》基本原理的真理性和歷史地位,這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創立科學理論工作的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它為我們堅持和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提供了可靠的依據和堅實的基礎。

2.繼續豐富和發展《宣言》的基本原理

馬克思主義是不斷發展的開放的理論。恩格斯和馬克思一樣,始終站在時代前沿,根據時代、實踐、認識的發展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這里談幾點認識。

第一,恩格斯與馬克思一道,總結巴黎公社經驗,發展了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

1871年,馬克思總結巴黎公社革命經驗,在《法蘭西內戰》中得出一個重要結論:

【“工人階級不能簡單地掌握現成的國家機器,并運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5](P151)】

他指出,舊的國家政權是“資本奴役勞動的工具”,而巴黎公社“實質上是工人階級的政府”,是“新的、摧毀了現代國家政權的公社”。[5](P156)一年后,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說,由于有了巴黎公社的實際經驗,《宣言》“這個綱領現在有些地方已經過時了”,接著就把《法蘭西內戰》中的上述結論直接引錄到序言之中。[4](P6)列寧指出,馬克思和恩格斯認為巴黎公社這個教訓“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所以他們把這個教訓“加進《共產黨宣言》,作出一個極其重要的修改”。列寧解讀了這一修改的含義:

【“馬克思的意思是說工人階級應當打碎、摧毀‘現成的國家機器’,而不只是簡單地奪取這個機器。”[2](P209-210)】

在1871年與馬克思一起把這一基本原理加進《宣言》之后,恩格斯1891年又在《法蘭西內戰》德文第3版導言中對這一原理做了進一步闡述。他剖析了“來自哲學的對國家的迷信”,即“對國家以及一切同國家有關的事物的盲目崇拜”。他指出:

【“國家無非是一個階級鎮壓另一個階級的機器,而且在這一點上民主共和國并不亞于君主國。”】

所以,必須“打碎舊的國家政權而以新的真正民主的國家政權來代替”。[5](P111)工人階級一旦取得統治權,就不能繼續運用舊的國家機器來進行管理,而應當鏟除全部舊的、一直被利用來反對工人階級的壓迫機器,并且防范自己的代表由社會公仆變為社會主人。這種代替被打碎的舊國家政權的真正民主的新國家政權,就是無產階級專政。

【“你們想知道無產階級專政是什么樣子嗎?請看巴黎公社。這就是無產階級專政。”[5](P111-112)】

馬克思和恩格斯總結巴黎公社經驗形成的這些新成果,把1848年《宣言》中提出的“無產階級上升為統治階級,爭得民主”[4](P52)的思想向前推進了一大步,豐富和發展了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原理。

第二,恩格斯運用摩爾根的研究成果和馬克思的批注發展了史前社會理論和階級斗爭理論。

《宣言》中說:

【“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4](P31)】

在1888年英文版上,恩格斯在這里加上了一個注釋,他寫道:

【“這是指有文字記載的全部歷史。”[4](P31)】

在此之前,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概括貫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時,在“全部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這一論斷前加上了“從原始土地公有制解體以來”的限制語。這一修改體現了恩格斯在馬克思逝世后研究原始社會歷史取得的成果,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和階級斗爭理論。

在《宣言》寫作的年代,人類有文字記載之前的歷史和社會組織幾乎還沒有人知道。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5年至1846年寫作的《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認為,歷史上“第一種所有制形式是部落所有制”,這時已經存在著“潛在于家庭中的奴隸制”。[13](P521)所以他們在《宣言》中把“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看作是階級斗爭的歷史,這反映了當時人類對自己遠古時代歷史的認識還很不夠的狀況,是由社會歷史條件的局限性決定的。

1877年,路易斯·亨利·摩爾根的《古代社會》一書出版。摩爾根是“第一個具有專門知識而嘗試給人類的史前史建立一個確定的系統的人”,他的發現引發了原始歷史觀中的革命,他的這部著作被恩格斯稱為“今日劃時代的少數著作之一”。[6](P16)馬克思在1880年至1881年對《古代社會》做了詳細摘要,并做了批注。恩格斯運用摩爾根的研究成果和馬克思的批注,加上他自己在1878年至1882年間研究德意志人的早期歷史,寫作《論日耳曼人的古代社會》《法蘭克時代》和《馬爾克》等手稿和著作取得的成果,寫作了《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于1884年出版。這部著作根據豐富的歷史資料,分析了史前各文化階段的特征,探討了原始社會的婚姻家庭關系和氏族制度的演變,揭示了私有制和國家產生、發展的過程,第一次科學地闡述了原始社會的歷史。這一新成果使此前馬克思和恩格斯基于對文明時代歷史的研究而創立的唯物史觀進一步建立在對包括原始社會在內的全部歷史的科學認識之上,獲得了更加堅實的基礎,發展了唯物主義歷史觀。這一成果也使此前達到的對階級和階級斗爭歷史的認識更加準確、完善。恩格斯通過深入分析指出,由于社會分工、交換和商品生產的發展,原始社會的氏族制度過時了,產生了奴隸制。“隨著在文明時代獲得最充分發展的奴隸制的出現,就發生了社會分成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的第一次大分裂。這種分裂繼續存在于整個文明期。奴隸制是古希臘羅馬時代世界所固有的第一個剝削形式;繼之而來的是中世紀的農奴制和近代的雇傭勞動制。”[4](P195)這樣就揭示了階級和階級斗爭不是從來就有的,而是在社會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產生和發展起來的。這一科學認識修改、補充了《宣言》中的論斷,也使馬克思在1852年提出的“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歷史階段相聯系”[9](P106)的基本原理具有了更加豐富的內涵和更加堅實的基礎,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

第三,恩格斯晚年在多篇書信中針對把唯物主義歪曲為“經濟唯物主義”的現象,闡述了“相對獨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發展了唯物主義歷史觀。

馬克思主義是在同錯誤思想包括攻擊和曲解它的思想作斗爭中發展的。19世紀90年代,歷史唯物主義面臨著來自兩方面的挑戰。一方面是以德國社會學家保爾·巴爾特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學者把馬克思的理論歪曲為“經濟唯物主義”加以攻擊;另一方面是德國社會民主黨內的青年派保爾·恩斯特等人把唯物史觀庸俗化、教條化,歪曲為“經濟唯物主義”加以鼓吹。二者殊途同歸,共同之處是把歷史唯物主義歪曲為“經濟唯物主義”。針對這樣的問題,恩格斯在晚年書信中既堅持、捍衛了唯物史觀,又用新的理論范疇和思想觀點完善、發展了唯物史觀。

恩格斯寫道:

【“根據唯物史觀,歷史過程中的決定性因素歸根到底是現實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無論馬克思或我都從來沒有肯定過比這更多的東西。如果有人在這里加以歪曲,說經濟因素是唯一決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這個命題變成毫無內容的、抽象的、荒誕無稽的空話。”[9](P591)】

這就劃清了唯物史觀同所謂“經濟唯物主義”的界限。把物質生產、經濟運動看作歷史過程中“歸根到厎”起決定作用的因素,這是唯物史觀的根本觀點;把經濟因素說成是“唯一”決定性的因素而否認其他因素的作用,則是對唯物史觀的歪曲,是荒誕的無稽之談。恩格斯在強調“經濟的前提和條件歸根到底是決定性的”[9](P592)同時,著重論述了政治、思想因素的“相對獨立性”“反作用”“第二性的作用”。他指出:

【“物質存在方式雖然是始因,但是這并不排斥思想領域也反過來對物質存在方式起作用,然而是第二性的作用”。[9](P586)“對歷史斗爭的進程發生影響并且在許多情況下主要是決定著這一斗爭的形式的,還有上層建筑的各種因素”。[9](P591)】

經濟運動“必定要經受它自己所確立的并且具有相對獨立性的政治運動的反作用”。[9](P597)恩格斯既始終如一地強調歸根到底是經濟決定政治和思想觀念,又充分肯定政治上層建筑和思想觀念的反作用,包括一定意義上的決定性的作用;他在肯定政治和思想觀念的獨立性和巨大作用時,又始終強調這是“相對的”獨立性,是“第二性”的作用,是在被經濟所決定的前提下的“反作用”。這樣既堅持了歷史的唯物主義,反對歷史的唯心主義,又堅持了歷史的辯證法,反對形而上學。經濟的歸根到底的決定作用和上層建筑的反作用構成了“相互作用”,所以,“整個偉大的發展過程是在相互作用的形式中進行的。”[9](P601)“這是在歸根到底不斷為自己開辟道路的經濟必然性的基礎上的相互作用。”[9](P668)

馬克思在世時,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已經包含了政治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具有相對獨立性和反作用的思想,但是還沒有建立起“相對獨立性”和“反作用”的范疇。當時他們面臨的主要任務,是針對唯心史觀闡明經濟的決定作用,把唯物主義徹底地貫徹到社會歷史領域,所以《宣言》中強調的是,人們的觀念、觀點和概念,即人們的意識隨著“人們的社會存在的改變而改變”,“精神生產隨著物質生產的改造而改造”。[4](P50-51)恩格斯在晚年書信中回顧說:“我們大家首先是把重點放在從基本經濟事實中引出政治的、法的和其他意識形態的觀念”,當時“必須這樣做”。[9](P637)“我們在反駁我們的論敵時,常常不得不強調被他們否認的主要原則,并且不是始終有時間、地點和機會來給其他參與相互作用的因素以應有的重視。”[9](P593)他說:

【“這一點在馬克思和我的著作中通常也強調得不夠,在這方面我們大家都有同樣的過錯……這就給了敵人以稱心的理由來進行曲解或歪曲”。[9](P657)】

恩格斯的這一反思對于《宣言》是適用的。貫穿《宣言》的核心思想,是強調每一時代的經濟生產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雖然《宣言》對國家政權和思想觀念的高度重視和充分闡述已經蘊含著肯定其反作用的思想,但是并沒有明確提出和論述“相對獨立性”“反作用”“相互作用”等觀點。這些基本范疇和基本觀點是由恩格斯在晚年書信中針對新情況、回答新問題而明確提出并給予論證的。這是一個重要的新貢獻。這些新的范疇和觀點對于構建完備嚴整的唯物史觀科學體系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15]

第四,恩格斯提出馬克思的世界觀不是教條而是指南,確立了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準則。

在恩格斯晚年,隨著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應該怎樣對待馬克思主義成為一個重大問題,凸顯出來了。一些涌入德國社會民主黨內的大學生、著作家,不能正確認識和對待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德國黨內發生了“著作家和大學生騷動”,報紙上出現了“被歪曲得面目全非的‘馬克思主義’”。[6](P396)一些人對馬克思的世界觀完全理解錯了,又對特定歷史條件下起決定作用的歷史事實一無所知。一些人把唯物史觀“當做不研究歷史的借口”,把唯物主義當作一個套語,“把這個套語當做標簽貼到各種事物上去”。[9](P587)針對這些現象,恩格斯明確提出:

【“我們的理論不是教條”。[9](P560)“我們的理論是發展著的理論,而不是必須背得爛熟并機械地加以重復的教條。”[9](P562)】

恩格斯在答保爾·恩斯特的書信和文章中嚴肅地批評他“把馬克思的世界觀簡單地當作公式”,并且指出:

【“如果不把唯物主義方法當做研究歷史的指南,而把它當做現成的公式,按照它來剪裁各種歷史事實,那末它就會轉變成自己的對立物。”[16](P94)】

恩格斯晚年的這些論述,在同新出現的錯誤思想的斗爭中堅持和發展了《宣言》及其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關于一般原理的實際運用“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4](P5)的思想,從思想原則的高度提出和解決了應該如何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這個重大問題。

列寧高度評價恩格斯關于“我們的學說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的思想,認為這是“經典性的論點”。[2](P157)恩格斯這些經典性思想觀點為后來一代又一代馬克思主義者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確立了基本準則,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中國共產黨人繼承、發展了這些思想,確立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和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2018年5月,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引用了恩格斯關于“馬克思的整個世界觀不是教義,而是方法”的論述,指出:

【“只有把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同本國具體實際、歷史文化傳統、時代要求緊密結合起來,在實踐中不斷探索總結,才能把藍圖變為美好現實。”[1]】

恩格斯作為馬克思主義創立者之一的歷史地位和他對堅持、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重大貢獻告訴我們,當代中國共產黨人學習馬克思主義,必須學習恩格斯,學習他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列寧說:

【“不研讀恩格斯的全部著作,就不可能理解馬克思主義,也不可能完整地闡述馬克思主義。”[2](P50)】

恩格斯的著作與馬克思的著作一樣,是馬克思主義經典原著。我們紀念恩格斯,要堅決反對把恩格斯和馬克思的思想割裂開來的錯誤觀點,堅決反對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以此來否定馬克思主義的錯誤觀點。我們要以恩格斯為榜樣,以科學的態度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習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時指出,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要加強對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學習研究,堅持學以致用、用以促學,原原本本學,熟讀精思、學深悟透。再過二三十年,2048年《共產黨宣言》發表200周年之時,正是我們全面建成社會主義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際。到那時,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必將實現自己的宏偉夢想,同時以自己的壯舉進一步證明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真理性、預見性。讓我們按照黨中央的要求學好、用好馬克思主義,“以實際行動迎接這個偉大時刻的到來吧。”[3]

注釋:

[①] 參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4卷,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463—465頁。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N].光明日報,2018-05-05(1).

[2] 列寧專題文集·論馬克思主義[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9.

[3] 習近平.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J].求是,2019,(22).

[4]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7]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8]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9]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0]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11]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12] 田心銘.論《共產黨宣言》的核心思想[J].政治學研究,2018,(2).

[13]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4] 毛澤東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5] 田心銘.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一個范例——恩格斯晚年書信對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及其當代啟示[J].解放軍理論學習,2011,(11).

[16]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

田心銘,察網理論研究委員會委員,察網專欄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學術指導委員,教育部高等學校社會科學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本文原載《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2020年第3期,作者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899645.tw/theory/202006/58506.html